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《万年只争朝夕》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解决方法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杨施主,有人想要见你,劳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。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!中年男人双手合十,行了个礼,胸前的佛珠如同鲜血一般,显得格外鲜艳。

    有人要见我?杨尘微微一愣,道:谁要见我?

    杨施主跟我来就是了。中年男人微微一笑,和蔼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都是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祝融也是狐疑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这三个人在皇族中的地位……

    平常的时候,莫说三个人同时出现,就是见到其中一个人就已经是极为难得。而如今,为了这个杨尘,三个人竟然全部出现了?

    这个小子,到底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蝉大师。祝融说道:这个杨尘与我有一些恩怨,不知能否等我和他的事情处理完了,再让他跟您过去呢?

    当然不行!蝉大师摇了摇头,说道:祝老爷子,您应该知道小僧代表的是谁,如果那位生气了的话,老爷子您也应该担待不起吧?

    此话一出,祝融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他的眸子里微微流露出惶恐之色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。祝融点点头,说道:既然如此,那此事老朽就不追究了……

    蝉大师闻言,这才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看向杨尘,说道:好了杨施主,老爷子已经不追究你了,可以跟小僧走了吧?

    等一下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候,杨尘忽然摇了摇头,上前一步,冷声说道:诸位,你们是不是有点太随意了些?没有经过我本人的同意,就替我拿了主意?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狐小妖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对面的三个僧人,脸色也是微微阴沉了些许。

    蝉大师愣了愣,含笑道:杨施主,您这是什么意思?得饶人处且饶人,祝老爷子都已经不追究了,您何必还死咬着不放呢?

    说到这,蝉大师双手合十,微微行礼:望施主退一步海阔天空!

    他身后的高烟炮和陆长水也是双手合十,对着杨尘行礼。

    杨尘,算了吧。狐小妖皱了皱眉,低声说道:这三个人都不是普通人,最好不要惹怒了他们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杨尘一口回绝,忽然拔出了身后的惊邪剑。

    锋利的寒芒在房屋内反射。

    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那祝辉的脸色都是惨白了,哆哆嗦嗦的,躲在老爷子身后。

    祝融鼻子都给气歪了,怒气沉沉地说道:杨尘,你不要太过火!老头子我已经不追究你了,你为何还要紧咬着不放?

    杨尘冷笑了一声,说道:老爷子,你不追就我,可是我却没有说,我不追就你啊?不好意思,今天祝辉哪条胳膊打的我弟子,他就必须得留下哪条胳膊!

    小僧知道了。

    看着杨尘认真的模样,蝉大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众人只感觉一阵眼花缭乱!

    那高烟炮竟不知何时站在了祝辉的身后!

    他那肥胖的身躯,在移动之时竟然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,就仿佛一张薄纸,被风一吹,直接落在了祝辉的身后。

    以至于祝辉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后忽然想起了一道歉然的声音:

    祝辉施主,小僧失礼了!

    话音刚落……

    祝辉忽然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,只听嗤啦一声,大片的鲜血从祝辉的肩膀涌了出来。他的两只胳膊,直接被高烟炮给硬生生地扯了下来,鲜血四溅!

    辉儿!

    祝融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祝辉的脸色瞬间扭曲起来,疼得在地上打滚,脸色痛苦无比,额头上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高烟炮一甩手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两只胳膊直接被他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高烟炮才退后两步,双手合十,歉然地道:阿弥陀佛,罪过罪过!

    蝉大师和陆长水也是满脸歉然地说道:罪过罪过,佛祖恕罪!佛祖恕罪!

    瞧得这一幕,周围人都是吸了口冷气,这几个僧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,做起事来也太心狠手辣了!

    祝融怒不可歇地道:诸位大人,你们为何要废了我族人的双臂?

    老爷子请冷静。蝉大师歉然地说道:小僧们只是为了尽快解决这个事情罢了,如果那一位生气了,恐怕后果是什么,老爷您也应该知道吧?

    祝融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高烟炮接过话,说道:抱歉老爷子,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小僧只能让祝施主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,祝施主的这两条胳膊只是被摘了下来,皇廷内有太医驻守,若是现在带祝施主过去的话,或许还能够保住他的两条胳膊。陆长水双手合十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祝融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似乎在权衡着他们话中的利弊。

    最后,他深吸口气,强行平复了一下体内的情绪,说道:好!既然是几位大人这么说了,那老朽就不追究了!来了,把祝辉抬走,带到太医那去!

    爷爷!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的火妖族人立刻急了。

    带走!

    老爷子爆喝一声,一挥衣袖,就是气呼呼地向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几个火妖族的人都是叹了口气,小心翼翼地将祝辉给抬了起来。只是临走之前,他们还不忘狠狠地瞪了眼杨尘,眸子里流露出愤恨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直到火妖族的人都离开,杨尘才对着三个僧人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多谢三位出手相助,我现在可以跟你们走了。

    不,不必了。蝉大师摇了摇头,说道:杨施主,并没有人想要见你。

    杨尘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蝉大师笑着说道:杨施主,小僧也只是得到了命令,让我们几个过来替杨施主解个围。所以方才小僧们才特地这么说,只是为了支走火妖族的人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既然事情已经解决,那小僧们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听着蝉大师的话,杨尘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最近总感觉,暗地里似乎有人在帮助自己?

    莫非就是蝉大师所说的那个人?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杨尘忍不住问道:他是在保护我吗?

    阿弥陀佛!高烟炮脚底一顿,笑眯眯的说道:出家人不打诳语,确实是有人在保护杨施主。不过至于是谁,小僧们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

    陆长水说道:杨施主若是想知道的话,那就请进入决赛吧!

    进入决赛之后,一切都会明朗的!

    阿弥陀佛!

    三人行了个礼,身体就是化作一阵青烟,消失在了酒楼之内。

    可谓是来无影,去无踪。

    ( ..)
为您推荐